全民集運app
全民集運app» 新聞» 合肥新聞» 中央媒體看合肥»

人民日報頭版關注:八百里巢湖 好風光重現

WX20210813-070530@2x.png

八百里巢湖,青山環繞,水天一色。

曾經,周邊地區產業發展、人口增加,巢湖水體污染、洪澇災害等生態問題也隨之而來,成了國家重點治理的“三河三湖”之一。

2020年8月,習近平總書記在安徽考察時強調:“一定要把巢湖治理好,把生態濕地保護好,讓巢湖成為合肥最好的名片。”合肥市牢記總書記的殷殷囑託,堅定不移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,以環巢湖十大濕地為抓手,實施巢湖生態保護與修復工程,持續推進內湖生態一體化治理。

河口濕地、旁路濕地、庫塘濕地……環巢湖十大濕地猶如串起一條“綠項鍊”。如今,巢湖全湖平均水質為Ⅳ類,國控斷面考核全面達標,鳥類升至300多種。日前,國家三部委公佈的10個“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保護和修復工程”,巢湖是全國唯一入選的湖泊。

護水增綠

天剛亮,合肥市民高東初沿着十五里河慢跑,耳邊涼風陣陣,眼前河水清澈。放眼十五里河濕地,蘆葦叢叢,香蒲挺立,綠頭鴨羣在水面嬉戲。

“以前哪有這番光景,泥沙淤積,雜草遍地。別説跑步了,飯後遛彎都不想往這邊來。”高東初説。

改變,源自環巢湖十大濕地建設。

2015年,安徽省政府專題會議提出打造環巢湖城市濕地公園羣,把強化濕地保護修復作為巢湖內源治理的重要舉措之一。2018年,環巢湖十大濕地保護修復工程啓動,項目以十五里河、南淝河等重要入湖河流、灘塗濕地為重點,開展濕地植被恢復工作。

治湖先治河,河口建濕地。

合肥市率先啓動巢湖一級支流十五里河下游河口生態治理工程,淨化水質、削減氮磷。眼下,十五里河濕地已恢復濕地挺水植物面積54畝、沉水植物面積197畝、鳥類棲息地10.7畝,水體氨氮污染物削減約30%,總磷和COD污染物削減約20%。經濕地處理後,十五里河入巢湖水質可達地表水Ⅲ類水標準。

沿着十五里河順流而下,巢湖入口的閘站,弧形閘門對開,泵站對稱分佈。“通過攔水橡膠壩和進出水口閘門,十五里河閘站可實現水量調控。”合肥市水利工程建設管理中心高級工程師郭立志介紹,一部分水量進入主河槽,另一部分水量進入核心濕地,能夠實現濕地的洪季行洪、非洪季淨化功能。

十五里河濕地水質生態治理項目目前已實現濕地水質淨化、調蓄洪水和美化環境三重功效。“濕地裏經常可以看到鴨子、野雞和兔子。我們也多了個休閒好去處。”高東初説。

推行“三退”

巢湖西北岸,合肥市肥東縣長臨河鎮十八聯圩濕地施工現場,機器轟鳴。工作人員洪國勝戴着安全帽,緊盯工程進展。

洪國勝原本是當地的養殖户,承包了十幾口魚塘,“面積足有百來畝,一年能掙20多萬元。”

“魚塘一多,水就沒處去了。過去一到雨季圩區就淹,羣眾損失不小。”十八聯圩生態建設管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家政説,“大夥住在巢湖邊,生活污水都往湖裏排,也造成污染。”

問題在水裏,根子在岸上。2016年,肥東縣實施“退耕退居退漁”工程,流轉土地近3萬畝,搬遷約1.2萬人。3500多畝魚塘水面,由時任肥東縣長臨漁場場長的李家政,挨家挨户做工作,説服大家退漁。

2017年,李家政走進洪國勝的家,從一畝魚塘每年投入至少1.3噸飼料,造成水體富營養化,到魚塘水直排有污染,他掰着指頭講道理。終於,洪國勝點了頭。

上下同心,護水增綠。2018年,基本實現“三退”後,合肥市啓動十八聯圩濕地修復整體方案設計和一期工程建設。作為環巢湖十大濕地之一,十八聯圩濕地修復包括多水田濕地淨化系統、湖泊濕地生態系統和林灌草生態緩衝區。

“十八聯圩濕地是在水系一側構建的旁路濕地,南淝河水入濕地後,先沉澱,再經多田濕地,能有效減少氮磷。”國家濕地科學技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、十八聯圩濕地設計專家安樹青説,十八聯圩濕地既能發揮南淝河部分水量旁路水質淨化作用,又可以承擔南淝河超標準洪水防洪前置庫的功能,“關鍵會形成一個健康的濕地生態系統。”

如今,老洪不僅得到了補償款,還找着了新工作。“過幾年,安置房一建好,就能搬新家。”

改良生態

走近合肥市包河區大圩鎮金葡萄湖濕地,湖水清澈見底,沉水植物搖曳生姿,挺水植物錯落有致。

“金葡萄湖濕地的水質,由Ⅴ類水淨化成了Ⅲ類水。水生植物、動物、微生物構成的食物鏈具備高效淨化功能,像是水下森林。”金葡萄湖濕地的設計者、上海海洋大學水產與生命學院教授王麗卿説。

大圩鎮過去有30多家農家樂,生活污水、種葡萄殘留的農藥化肥,統統流進金葡萄湖裏。2013年,為減少污染,鎮上給農家樂免費加裝污水淨化器。“設備有用,可用起來耗電,一天要掏三四十塊電費。”經營農家樂的新民村村民潘虎説,淨化器安裝後很少開,“後來環保檢查嚴,不合格要停業整頓一星期。”潘虎心一橫,索性關停。

像潘虎家這樣因環保需要而關停的農家樂有十來家。目前周邊仍在運營的農家樂,也已全部實現污水達標處理。

“截斷外源污染,避免污水流入只是濕地建設的第一步。接下來,還要構建去富營養化的水生態系統。”2019年,王麗卿及其團隊承擔起了濕地建設任務,摸清污染源、改造水下地形、選育水生植物……“水清、魚遊、景美”的水生生態系統逐漸形成。

除金葡萄湖濕地外,新河湖也正搶抓進度建濕地。湖泊上游有座污水處理廠,為避免尾水直接入湖,新河湖也將改造成庫塘濕地。

庫塘雖小,串珠成鏈,作用凸顯。“大大小小的庫塘濕地,數量一多,就能形成集聚效應。”合肥市環巢湖生態示範區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高斌友説。

2019年,潘虎將農家樂搬到了鎮上。如今,新店有了污水管網,再不用擔心環保檢查。村裏葡萄採摘、休閒釣魚照常營業,用的是生物農藥和有機肥。

“經過努力,巢湖生態保護與修復目前總體向好。”合肥市委書記虞愛華説,“合肥一定下更大力氣,發揚‘釘釘子’精神,久久為功,把‘最好名片’打造得更加絢麗動人。”

編輯: 宋豔豔 返回全民集運app全民集運app
盛世華誕 意起築夢——在線雲遊廬州意庫